很久沒試過心情變得這麼複雜了,都十多年了,我從來未曾覺得我這麼了解過這麼一個人。

這個人,是一位我很重要的朋友。然後,我們今天說出了各自收藏已久的心底話,這比任何一次吵架都還要沉重。

他,父母總是徘徊在側;我,是一個喜歡自由的人。誰知道我並不擅長和長輩相處呢?

他,總在大家動身到餐廳時離開;我,總喜歡一大班人,一起有吃有笑的。誰知道在這十年裡,我多想即使只有一次也好,可以大伙兒一起在用餐聊天、一起像瘋子一樣笑趴了呢?

他眼中,比起我,他更喜歡打遊戲,甚至突然打電話來爽約;我心中,比起吉他課,我更想和他上街,即使只是聊天。誰想到我向吉他老師請假以後,在出門前五分鐘突然被爽約了?

他認為,和大伙兒一起去吃晚...

一位任教多年的老師這陣子去參選議員了(●´艸`)!!好厲害!!

明天便是投票日了!!因為還沒到投票年齡,只好在背後給加油了!!

今天上網還特意看了老師那組的宣傳片什麼的,那首原創歌曲超好聽的說!而且還以搞笑片段和棟篤笑來宣傳(〃゚∇゚〃)我笑了…還有和其他組別的辯論,很明顯老師那組優勝好多啊!!!

先生!!がんばってください!!( • ̀ω•)ゞ

以上為團兵一家小故事(●´艸`)ヾ

朋友說在高三這年我應該獨自做最後的企劃,但因為自己屬於沒人合伙就什麼都不想做的那類,所以朋友最後良心發現(//∇//)!!商量了很久以後,除了一些不太能用的劇情外,什麼也吐不出來(_ _ )……

小故事靈感來自     其中這一段…:

在兵團的辦公室裡,只剩下剛聊完了接下來的作戰方案的埃爾文和利威爾。

利威爾倚著辦公桌,背向著自己的戀人。

「這次的任務風險比上次還高。」

埃爾文笑了笑,總覺得利威爾今天有什麼不同,或許是上次的任務,他所帶領的班全滅的陰影還殘留在腦海裡,當然,也不排除他只是心情不好的可能性。

「對啊。如果這次喪命了,我們就只好來生再見了。」

「來生…?怎麼連你也說起這種無聊的話來了,埃爾文。」即使是韓吉,想必也不會想去招惹此刻的利威爾,因為他的眉都快皺成個川字了。

不過埃爾文還是說了。

「我覺得比起執著過去,探討未發生的事不是更好嗎?」

「嘁…」儘管明白埃爾文的意思,利威爾不屑的情緒還是沒有絲毫退減。「即使是你,也不可能知道下輩子會發生什麼事吧?」

「或許下輩子我們還會是這種關係。」

「上司下屬嗎?」利威爾又「嘁」了一聲,聽起來就像是在諷刺他的話。

「不,」埃爾文放下了手上的文件,抬起頭來凝視著他。「是戀人。」

聞言,利威爾似是愣了一下,雙眉也不像之前夾得那麼緊了。

「嘁……說不準下輩子我們會是父子。」

「啊……那我可傷腦筋了。」埃爾文依然是那副油然的表情,看著戀人淺笑著。「要是我向自己的兒子出手了,那我的妻子一定傷心透了。」

語畢,他彷彿從利威爾的臉上看到了一陣暈紅,還有久違了的微笑。

「變態。」

-----

本來是弄了個gif的,但放上來好像有點卡…所以還是放棄了(´A`。)

最痛苦的永遠是線稿(ΩДΩ)…

一米六巨人の反擊(=´▽`)ゞ

第一次弄橡皮章(;´-`)...。超級困難的說……

本來打算毀兵長的,不過看本子時看到韓吉就先把他毀了……

【原圖出自ななこさん的arterial noise(●´艸`)】

……又手賤按了刪除,還很淡定地按了確定Orz…這都是第幾次了!!

新企劃:《艾倫・耶爾格和利威爾兵長的關係調查報告書》--韓吉・佐伊

  附忘記在披風加上調查兵團徽章的艾倫小天使Orz…

我只是去吃了個飯而已(_ _ )……

il||li_| ̄|○il||li按錯按鈕就把之前發的給刪了……

這星期是英語老師最後任教的一個星期,然後他就要回美國去。

然後他說這星期他都不會上課,讓我們在遊戲中渡過(還說如果不是學校規定,他一定不會給我們測驗和默書……

然後明天要玩一個名為”Vocabulary Basketball”,他讓我們明天把默書卷測驗卷都帶回來學校,而遊戲的內容就是……把所有卷子揉成一個球,互相扔,最後當然是扔到垃圾桶!!!\(≧▽≦)/這是我多年來最想玩的遊戲啊!!!!!!!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然後呢…今天宣佈星期五下午停課,就是為了去澳門威尼斯去(ノ_.)ノ不思議……

1/6

404 NOT FOUND

©404 NOT FOUND
Powered by LOFTER